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党建 <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文字,是我心田里那一粒金色的种子
时间:2019-11-14    来源:河南能源化工集团

  
如果有那么一样东西,深深地植入你的心田,少年时扎上根,青年时萌出芽,中年时绽开花,那必然是一粒金色的种子。而且,它有一个光耀青史、家喻户晓的大名——文字!

与文字结缘,始于少年时读到的《唐诗三百首》,那是我文学的启蒙,时光荏苒,书页沧桑,至今还珍藏在我的书柜里。中学时借来的《唐宋名家词赏析》让我喜欢上了李煜、李清照,痴迷上了苏轼、辛弃疾。考上大学中文系之后,更是为了实现作家梦而笔耕不辍:我是当届新生中第一个在校报上发表文章、在外刊上发表文学作品的。

从事文字工作,要磨得住性子、经得起考验。有时稿件投出去,一天天等,石沉大海;一遍遍搜,杳无音讯。不好意思问编辑,以致茶无味、饭不香。但好作品到编辑那里终不会有遗珠之憾,如同梅兰竹菊,习性不同,花期各异,栽种和收获不在一个季节。此间,我多次得到编辑老师的指导,从遣词造句到谋篇布局,从高度把控到深度融合……或通过QQ、微信联系,或直接电话沟通,他们循循善诱、不厌其烦。他们还会到我所在的单位现场授课、当面指点,使得我能够快速成长。

从事文字工作,要耐得住寂寞、熬得起时间。业余时间读书,皓首穷经、焚膏继晷;坐在电脑前,思接千载、绞尽脑汁。想唐诗、借宋词,讲平仄、合辙韵,查百度、翻词典;反复咀嚼题目,来回修改开头,再三打磨词句……减掉无效应酬,养成饮茶习惯;熬亮无数寒暑夜,染白万千烦恼丝……一天天挤时惜时,当然也一次次求仁得仁。

从事文字工作,要挨得住议论、受得起批评。无论是我创办《常村煤矿建设快报》,还是《龙门煤矿简讯》。从收稿、写稿、组稿,到编审、校检、发行等,都会听到不同的声音,遇到各样的责难,其中有意见和建议,有指责和不屑,有认同和赞赏,众说纷纭,不一而足,我都要虚心去听、仔细去记、认真去改,马虎不成,急躁不得。每编好一期,我都会喜不自胜、夜不能寐。

飞速地骑行赶不上宝马奥迪,奋力地攀援抵不上索道云梯,想让文字生出翅膀,就必须有其翱翔的天空。企业的发展,给了我足够腾跃的空间;良好的制度,是我赖以生存的蓝天。2004年9月我所在单位被永煤公司重组后,企业发展日新月异,文化建设如火如荼。从《龙门煤业》到《永煤集团报》,从《永煤信息》到《河南煤业化工报》,从《咏梅》杂志到《河南能源报》,从一段小散文、一篇小言论、一首小绝句,到一百行诗歌、四千字散文,再到三句半、快板书、相声小品等,在企业给予的广阔平台上,我如鱼得水、一发不可收。15年来,集团公司所有的文学大奖赛,我不虚一榜,而且大多都是一等奖。

文字无姿,却能俯仰成趣;文字无声,却能慷慨壮歌;文字无色,却能光彩照人。在领导和同事的鼓励下,我把作品投往全国各地,陆陆续续发表在《人民日报》《工人日报》《杂文选刊》《奔流》《牡丹》等全国有影响力的报纸杂志上。2016年,我被河南省作家协会吸收为会员,我已把下一个目标定为中国作协会员。

害怕湮没的种子不能破土萌芽,担心凋谢的花苞怎能缤纷绽放,恐惧焚烧的矿石何以淬炼成钢?四十多年来,我在文字的沃土里含英咀华,我在改革的熔炉中砥行镕炼,我在企业的平台上熠熠闪光。但是文字关山重重,此路风景旖旎,今后的文字之路依旧曲折、依然漫长,我一定将心田中那一粒金色的种子培好根、围好土、浇好水,永葆初心、不辱使命,执斑斓之笔,书锦绣之文,记录发展历程,歌颂新的时代,谱写浪漫篇章。作者:□雷穿云(洛阳煤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