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党建 <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一本老书的记忆
时间:2020-04-14    来源:河南能源化工集团


前些天,妻子让我利用闲暇之余打扫屋子,正巧赶上清明节放假,我便拿起水盆、毛巾,将客厅、卧室的桌子柜子,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

当我打开父亲卧室的柜子时,一本1995年出版的《小学生作文选刊》映入眼帘,这不是我上小学四年级时恳求父亲帮我买的书吗?如今还在啊。翻开这本书第一篇作文是《我的父亲》,不由勾起了我对儿时的回忆……

我还清楚地记得,那是1995年的夏天,我参加了学校组织的夏季作文培训班,因为语文成绩一直不好,而作文又是每年考试的重头戏,父亲希望我能通过这个暑假将语文成绩提上去。

开班的第一天,我背着书包和几个小伙伴儿一同来到了学校,当在教室里坐好后,不免有些紧张。“同学们,把你们的作文书都拿出来,翻开第一页。”何老师说。我一脸茫然地将语文书拿了出来,同学们见状都哈哈笑了起来,我赶忙将头低下来,趴在桌上一动不动,感觉整个世界都在嘲笑我似的,那一刻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

何老师把我叫出教室说:“不是已经通知过你爸爸了吗?这次作文培训班需要统一买一本《小学生作文选刊》,绿皮子的。”我没有吱声,心里对父亲的埋怨不时涌上心头。

回到班里我依然趴在桌子上,不时用沾满泪花的眼睛望着同学们手里那本绿色的 《小学生作文选刊》。

“叮铃铃,叮铃铃……”放学的铃声终于响了,回到家里,我气鼓鼓地将书包猛地摔在客厅的沙发上。

“我爸呢?”不耐烦地问道。

“你爸还没回来。”母亲问,“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我又一次忍不住委屈地哭了起来,沙哑的哭声几乎传遍了整条胡同。

后来父亲回来了,只见他穿着一件两道杠的背心,身上被太阳晒出了很明显的痕迹,我赌气不理他,吃完晚饭早早地睡下了。那天晚上,我梦见自己和其他同学一起拿着《小学生作文选刊》大声地朗读《我的父亲》。

第二天早上,正在酣睡中的我迷迷糊糊被父亲叫了起来。

“儿子,看这是什么?”父亲乐呵呵地将绿色的《小学生作文选刊》递给了我……事后我才知道这本书是父亲用在工地上干了两天搬运工才存下钱买来的,那时父亲一个月的工资也就100多元钱,这本书的价钱就要花去差不多我们一家三口几天的口粮。为了给我买这本书,一直干文职的父亲不仅被晒伤了,手和肩膀也都被磨破了。

父亲对我的爱,总是那么无声无息,总能默默地支持我、帮助我。

拿起那本书,闻着那熟悉的味道,眼泪再一次夺眶而出……□邵长琨(古汉山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