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党建 <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舌尖的“奸”“减”“俭”
时间:2020-09-04    来源:河南能源化工集团

 

“老规矩,来两份手擀面。”那天中午,我和同事李科长办完事一起在路边饭店吃饭,李科长依然像往常一样对正在收银台忙活的老板娘说,“再来一份猪拱子,一份木瓜丝。”他知道我最喜欢吃这家饭店的凉拌木瓜丝。

 

“No,no,no,”我赶紧制止住,“老李,两份手擀面够饱,要那么多菜干啥?”

 

“那会行?咱在单位酸不酸算颗杏儿、光不光算根棍儿,只吃一碗面条多寒酸。”老李坚持点菜,老板娘正在纸上画钩准备下单。

 

我知道李科长的意思。饭店距离单位很近,我们常来这里吃个便饭,很多人都认识,也都知道我们在单位大小算是个领导干部,吃饭过于简单了,难免会影响形象,怎么也得有素有肉、荤素搭配。

 

“老李,你了解我。我就喜欢吃个手擀面,一碗下肚就饱腾腾的,要菜都是多余的。”

 

“我请你,不让你花钱。”

 

“老李,我会是那意思?咱哪次不是菜吃完了剩面、面吃完了剩菜?”

 

“听我的,这能花几个钱?”

 

“不行!就两碗手擀面,你再这样,咱以后就不是哥们儿了,OK?”

 

“行行行,这次就依你。”李科长见我认真起来,便不再坚持。

 

后来,为了节约中午时间,我们便提前给老板娘打电话订做好手擀面,我们到了饭店,手擀面恰好上桌,直接开吃,吃完回单位午休,不影响上班。老板娘笑我俩叫“双节”(节约时间+节约金钱)。

 

其实,我曾经被妻子称为“舌奸”,就是口味刁,爱挑食,虽然不怎么浪费,但一定讲究口味。妻子总结我是“不吃香菜不吃姜,酱油少了菜不香;肥肉甜食无节制,终于吃出高血糖”。

 

自从被检查出糖尿病之后,我不得不削减对肉类和甜食的依赖,严于自律,每天一副“看到肥肉如敌寇,遇到甜食紧闭口”的样子,血糖值逐渐降了下来,妻子称我“舌减”。

 

端午节回老家省亲,哥嫂知道我喜欢吃手擀面,专门从家里取了新麦,经过清理、水洗、润麦,然后用石磨进行逐次研磨和反复过筛,晾晒好后用通气的包装袋装好,放在我车上。哥哥叮嘱我说:“石磨面吃着香筋筋、闻着香喷喷,但你血糖高,一次少吃点,让舌尖懂得俭朴,血糖就会让路。”

 

每次吃着哥嫂送的石磨面,我都会想起它复杂的制作过程,想起哥哥的一再叮嘱,想起“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古诗箴言。说实话,一份面条,一个馒头,一碗米饭,价值比鸿毛还轻,但这里面凝聚的劳动和汗水却比金石还重。妻子来自农村,看不得我偶尔对粮食的不敬,常引用她母亲教导她的话:“一粒粮食就是一滴汗水,一碗米饭就是一个年景。”在妻子耳濡目染下,我不但在舌尖上不挑食,而且在生活中也养成了勤俭节约的习惯,虽然自己的收入越来越高,但支出的项目越来越少,可花可不花的钱也不花了,妻子说我变成“舌俭”了。

 

习近平总书记曾说:“不论我们国家发展到什么水平,不论人民生活水平改善到什么地步,艰苦奋斗、勤俭节约的思想永远不能丢。”我由“舌奸”到“舌减”再到“舌俭”的变化,难道不正是对朴素生活的领悟、对辛勤劳动的敬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