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党建 <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凌霄花瀑别样红
时间:2020-09-17    来源:河南能源化工集团

作者:□吕秀芳(焦煤公司)

  

凌霄花这个名字在我的心中埋藏三十多年了,第一次听到这个花名,是在舒婷的《致橡树》。“我如果爱你/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也许是先入为主吧,当时的凌霄花是作为一个攀附高枝炫耀自己的负面角色植入我心中的。那时,少女纯洁的心里对凌霄花满是不屑和蔑视,而令我神往的是诗中橡树的伟岸,木棉的高洁。“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随着时光的逝去,凌霄花只是作为诗中的一个意象深埋在我的记忆深处。渐渐地,它被我遗忘了。

 

岁月匆匆,三十多年过去了。一次偶然的邂逅,我们在五月一个透亮的日子相遇了。鲜亮的叶子,柔曼的藤萝,舒展着,托起一朵朵凌霄的红艳,把它的妩媚恣意地向高处铺展,那一簇簇花朵像点着朱砂的金钟,正在摇醒沉睡的城市,唤醒人们心中对美的渴望。窈窈翩翩婀娜舞,翘翘袅袅立娉婷。那一刻,我的眼前猛地一亮,完全被它的脱俗与高贵所征服。

 

当朋友告知我这就是凌霄花时,我是又惊喜,又愧疚。原来这就是凌霄花啊!它完全颠覆了尘封在心灵深处的认知。深埋在记忆中对它种种的不屑也化为轻烟,荡然无存。回来后,我开始查阅有关它的前世今生,才发现,它是一种有历史的花。在《诗经》里就有关于它的记载:“苕之华,芸其黄矣……苕之华,其叶青青……”

 

凌霄花在中原大地是五月下旬开花,一直开到金秋十月。明媚的夏季里,凌霄花每一次美丽的绽放,都是它向这个世界证明自己的存在。电闪雷鸣,狂风暴雨,烈日炙烤……凌霄花从不为所惧,依然执著而坚强地怒放,让溽暑的每一寸光阴,都沐浴在橘红色的柔波里。怒放在枝头,它不骄不傲。坠落到地上,它不气不馁。它一边盛开,一边落红,竭尽所能,以美示人。难怪陆游感叹:“满地凌霄花不扫,我来六月听鸣蝉。”

 

历史上,凌霄花一直被喻为志存高远。宋代贾昌期赋诗赞曰:“披云似有凌云志,向日宁无捧日心。”清人李笠翁评价凌霄花说:“藤花之可敬者,莫若凌霄。”把它比喻成“天际真人”,宋人杨绘有诗赞曰:“直绕枝干凌霄去,犹有根源与地平。不道花依他树发,强攀红日斗修明。”敢与太阳争奇斗艳的花,必定是血性刚烈之花了。

 

凌霄花的寓意是慈母之爱。瞧啊!那缠缠绕绕的藤蔓如母亲的大手,将自己的爱密密匝匝地环绕在家人的周遭。因为爱,无论脚下的大地是富饶还是贫瘠,它都要努力扎根生长。因为爱,不管头顶的风云如何变幻,它都要竭尽全力向上攀爬,去寻找光明。

 

当人们伫立花前,被它的美艳所折服而又不识花名时,我总是以炫耀的口吻,仿佛在介绍自己的一个家庭成员:“它叫凌霄花,是诗人舒婷《致橡树》中的凌霄花,但又不是舒婷所说的凌霄花。”我不管他们是否听懂了我的话意,我只是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里为凌霄花正名。

 

当大街小巷,公园院落都可以看到它美丽的身影时,我对它的爱更加浓烈了。我爱它凌云的梦想,即便是一棵嫩芽,也从未放弃自己的志向。无论是身陷泥泞之地,还是寄于屋檐篱下,它生命的触须,总是努力寻找向上的路径。哪怕是一棵枯树,一竿翠竹,抑或是一堵残墙,都是它凌霄的云梯。它知道,来到这个世上,就是要努力向上生长,将自己的花朵绽放到高处,绽放到尽可能达到的高度。真可谓:唯思攀附到云头,高处作风流。

 

当秋风乍起,泼洒一地红。它不是为本年的花季谢幕,而是为来年五月的盛大绽放积蓄着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