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人物风采
人物风采
致敬!抗美援朝纪念章献给“最可爱的人”——听永煤鑫龙煤业抗美援朝志愿军老战士讲述英雄故事
时间:2020-11-05    来源:河南能源化工集团

 

徐一鸣:从军生涯三次转岗

 

10月22日,在纪念抗美援朝70周年之际,鑫龙煤业抗美援朝志愿军老战士徐一鸣、雍吉仁、李湛源等同志收到了一份特殊的礼物,这是由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今天,让我们一起走近他们,听听他们在参加抗美援朝出国作战时冲锋在前、舍生忘死的英雄故事。我们坚信,面对风险挑战及阻力压力,总能“杀出一条血路”。

 

“谢谢你们,谢谢公司的关心与帮助,这将是我一生中最宝贵的纪念章。”抗美援朝老战士、鑫龙煤业离休干部徐一鸣老人双手颤抖着接过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时,动情地说。

 

提起抗美援朝战争经历,徐一鸣老人神情凝重地说:“我1949年考入中国人民解放军47军干部学校学医,1951年,我17岁,跟着部队到了朝鲜。”

 

“140师最早进入前线,紧缺医务人员,就这样,我报名去了140师卫生部做卫生员。”徐一鸣老人回忆说。虽然不用真刀真枪去冲锋陷阵,但也是危机四伏,在1951年到1952年7月,徐一鸣一直是卫生兵,上战场背伤员是常事,“战争激烈时,伤员多,我脚上的血泡是磨了挑,挑了磨,加上冻疮,脚上没一块好肉。”徐一鸣老人说。一天晚上,战斗激烈,徐一鸣忍着饥饿、疲劳把伤员背到屋里,人还没放下,美军就开始轰炸。屋子是木质结构,一炸就着,又赶紧背着伤员往外跑,眉毛都烧掉了。

 

后来,军队抽调人员组成防治大队,徐一鸣当仁不让,第一个报了名,转岗成了防疫员,和其他防疫员一起为全军驻地进行预防消毒。当时第47军防区北至天德山,南至高作洞,每天他都要穿过几十道犬牙交错的封锁线,敌机又一直在头顶盘旋,随时都有暴露的可能。“但我是党员,就应该冲锋在前。”徐一鸣老人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一次他正进行消毒,听到枪声响起,他下意识一蹲,子弹从头顶掠过,惊险万分。

 

由于工作需要,1953年徐一鸣老人在接受了短暂的培训后,成了一名通信兵。当时老人所在驻地几乎每天都要遭受美军轰炸,通信线路修了炸、炸了修,为保证通信畅通,徐一鸣老人经常冒着炮火抢修通信电缆。一次为抢修与指挥部中断的电缆,他和另外一名战士在草丛中艰难爬行,一点一点摸索排查,抢修后回到驻地,才发现衣服都被磨破了。

 

雍吉仁:我只有一个信念——救人

 

“我是听着红军故事长大的,因此高小一毕业我就申请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提起自己的参军经历,今年已经89岁高龄的雍吉仁老人一脸自豪,“我这一辈子,做到了保家卫国、治病救人,没啥遗憾了。”

 

雍吉仁老人1931年出生于陕西富平,从小就听红军、游击队的故事,1948年义无反顾地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实现了自己的从军梦。受家庭熏陶,他掌握了一些医疗知识,因此参军后进入卫生部成为了一名护士。1953年1月,他随部队进入朝鲜,这时的他,因工作突出荣立两次三等功,成长为志愿军一军一师301部队护士班的班长。

 

同年6月份,部队进驻马良山阵地,雍吉仁作为护士班里少有的男同志,便义不容辞扛起了重任。缺药,就在烈士和敌人的尸体上找急救包,药棉不够,把棉衣里的棉絮抽出来,煮煮当药棉用。就这样,雍吉仁带着护士班的战士们在炮火轰炸下抢救伤员。“当时部队医疗条件不好,住山洞,不见天日,伤员们几乎都是开放性伤口,很容易感染破伤风和败血症。特别是得了破伤风的伤员,全身僵直抽搐,无法进食。”雍吉仁老人说“我就设法把伤员的嘴撬开,喂一点汤水。”伤员们在床上大小便,雍吉仁从不怕脏,一点一点擦洗干净。伤口化脓,便用盐水反复清洗伤口,再换药。直至国内紧急组织生产了大量的破伤风抗毒素送到前方,才逐渐控制住了伤员们的病情。

 

除了战斗受伤,也有很多人被冻伤。天寒地冻,雍吉仁老人每晚都要在病房巡逻,走到每位重伤员的床前都俯身去听一听他们的呼吸声,保确认安全后,才敢休息。

 

李湛源:来这里就做好了牺牲准备

 

1929年11月,李湛源出生在安阳县一个贫农家庭。家在太行革命老区的李湛源,目睹了八路军抗日的烽火岁月。他被八路军的英勇与正气深深打动,要加入这支队伍的想法在心里埋下了种子。1944年11月,李湛源正式入伍,成为太行军区政治部卫生所的一名卫生员。

 

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全面爆发,李湛源义无反顾地跟着部队奔赴战场前线。当满腔热血的李湛源看到战场的真正残酷时,内心感受是复杂的,可他并不胆怯。既然来到了这里,就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正是因为见证了太多战友的无畏冲锋和英勇牺牲,他决心一定要用“生命去守护生命”,哪怕豁出自己的命也要“能救一个是一个”。李湛源与同伴相互约定“一旦如果谁牺牲了,就挖个坑埋在战场上”。

 

让李湛源印象最深刻的一次经历是攀爬绳索保护医疗弹药等物资。当时部队驻扎在一个山头上,所需物资存放在河对岸的帐篷里。一场暴雨来临,水涨得很快,眼看雨越下越大,战士们非常担心没有做防护的物资弹药。两岸间有一条拇指粗的麻绳吊索,李湛源身形小且轻,可以借此攀到对岸去。他二话没说,四肢攀着绳索,慢慢地向对岸挪去。

 

李湛源回忆道,“急着到对岸防护物资,还要担心绳索会断,身体下方的水也在不断上涨。”他咬紧牙关,凭着坚韧的毅力最终到达了对岸,并用雨布遮盖物资弹药,保护其不受损。

 

在一次次的战斗中,李湛源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也看到了回家的希望。1953年7月,抗美援朝战争胜利宣告结束,志愿军1师在参与帮助朝鲜人民重建家园的工作后,成为最后一支撤离朝鲜的部队。1956年10月,在经历生死平安回家的那一刻,李湛源泪流满面。

 

80岁时,李湛源在日记中写道:人到八十还不老,过了百岁才算高,耳聋眼瞎不可怕,黑了心肝,损国害民,最糟糕。切记,时刻不忘人民群众,从严要求自己,言行举止要按党纪国法办事,千万千万保持晚节!

 

泛黄的本子,朴素的语言,犹如岁月的剪影,见证了一名老兵对党的忠诚。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为祖国,就是保家乡……”今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在这一段血与火的历史背后,有数不完的英雄先烈,他们用自己的生命谱写了一曲曲荡气回肠的英雄赞歌。

 

向英雄们致敬!